狂歡的盛宴

關於部落格
用力呼吸,就能看到奇蹟。
  • 1391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誰有權利廢死刑?

我阿木對廢死的想法: 如果那些人權團體覺得這些死刑犯是可以被原諒的,那他們應該登報公開自己的居家資訊,讓所有想綁票、強暴、強盜殺人的歹徒,知道他們可以找哪些人下手,而且一定會被原諒,輕鬆可達成和解。這樣不會浪費那些壞人的時間,也不會浪費監獄的伙食費,一直白白養這些背叛死刑多年的人。 我們平常被刀割一痕、跌了一跤,就覺得痛到受不了,會流淚會生氣,那些受害者,有人身重數十刀身亡,有人被膠帶捆住全身窒息死掉,有人被輪暴致死,那些人權團體沒人經歷過這些痛,他們都不知道那有多痛。 我阿爸和廢死民調的問答: 「你贊成廢除死刑嗎?」 「現在台灣還不夠先進,沒法度。」 「阿伯,廢除死刑後,會有無期徒刑啊!」 「你覺得立法院會通過嗎?乾ㄟ有人安內做?」 「小姐,挖嘎力共,挖敢保證,廢除死刑那一天,晚上你不敢出門買宵夜,隔天爸媽都不敢讓小孩自己走路上學,你相信某?」 「.....」 (我和阿澤的結論是,小姐很想掛掉電話。) 我不想去說人權團體的思考問題, 雖然很想搖晃他們肩膀,請他們清醒點, 去警察局的茶水室坐一個禮拜、去報社的社會新聞部工作一週試試看, 你們看到的「壞人」,都已經被修飾過、被馬賽克過了! 但我想說的是,政府的問題。 我覺得我阿爸阿母都說得很對, 臺灣不是一個重刑罰的地方,大家太怕被當作殘忍的人, 沒有一個法務部長敢保證,一旦廢死, 這些死刑犯可能被判三、四百年,而且不得特赦。 台灣的罰責向來輕,輕到警察生氣、跑法院線的記者生氣, 連看報導的民眾都會生氣的說:「這個法官有收錢啦!」然後吐一口痰。 試問,當連一個強暴累犯, 都可以一關再關,出來又犯又關出來再犯, 到底要殺多少人的全家才可以關上一百年? 大家都想當好人。 馬總統說,他任職法務部長時,看到民調就不敢廢死, 王清峰說,她願意代替他們下地獄, (請先證明有地獄而且你去的了,踏馬的!) 我只想說,如果不是治安讓人不安、深夜回家還是會感到害怕, 在樓梯間掏鑰匙時就是會緊張得東張西望, 為什麼還會有人不贊成廢死?為什麼會有人志願當殘忍的一方? 法務部長你要檢討!總統你要檢討!! 可惜的是,有重重隨扈保護的人不會懂, 女兒在網路上被威脅一下就有整批偵九隊為他效命的人更不會懂, 他們不住出租套房,沒機會讓壞人撬開窗戶闖入屋, 他們住在好房子裡,有嚴格的警衛、有嚴密的防盜系統, 有司機接送孩子,太太也不需要晚歸騎機車回家, 他們怎麼會懂? 我害怕我頭髮花白的爸爸,清晨去公園運動會被無聊的惡霸打, 我害怕我的老媽從工廠夜歸時,遇到壞人搶劫, 我害怕我獨居在外地的姊姊,在地下室停車場遇到壞人, 我害怕我的先生因為各種莫名其妙原因失去生命,無法陪伴我老去, 我害怕沒有死刑只有無能法務部的社會。 有人說死刑與重刑案發生率沒有關聯, 但遏止重刑案的責任不是死刑,是政府才對。 死刑給的是一個公道,我相信一命還一命, 而這條命若不是被法律賦予責任奪走,可能會奪走更多無辜生命。 人權團體沒有權利說原諒, 那是被害者的權利,也是被害者家屬的權利, 請勿僭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